首页  »  秘密之家  »  秘密之家
《秘密之家》内容简介

  讲述主人公为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而放弃做好人,坚持到底的故事。

……
老大哥第十四季的剧情介绍

英语里有一个专有名词,BIG BROTHER,直译为汉语便是“老大哥”,典出乔治·奥威尔的名著《1984》。《1984》是一部幻想小说,出版于1949年,描述的是“未来的”1984年的社会现状。当历史真的发展到1984年的时候,为了纪念乔治·奥威尔,美国的电脑品牌制造商苹果公司出资百万美元制作了一个只播放1分钟的电视广告片,主题是:1984年的世界不是《1984》那样。本季请来往届4位选手作为教练,如果该教练选中的选手赢得比赛,则教练赢得10万美元。后来教练转为选手,该奖励取消。



老大哥第十四季的分集介绍

青山告诉我们的新兰永恒的证明 大家好,看了这么多集柯南,我从没怀疑过新兰永恒,其实青山老师已向我们多次暗示新一喜欢兰,兰喜欢新一,新兰最终会在一起,看看我找到的证据吧。(每一条前的数字为集数,我看柯南不多,所以总结得不全,希望朋友们帮我补充) 1,新一:我家不只收藏柯南道尔的作品,还有全世界的推理小说呢!小兰,怎么样?要不要看? 小兰:好了!别想把我拉进你的推理之家…… 新一:可是,你看看这些信……大家都很喜欢我的推理之家呢! 小兰:是吗……可是你老是对女人色咪咪的,你若有诚意,就认真地跟一个人交往! 新一(脸红地看小兰):认真嘛…… 小兰(突然发现新一看他):真是的……干嘛呀!一直盯着人家瞧…… 新一:咦?没……没有呀。 还有,在热带公园,新一幻想向兰表白的一幕。 2,兰对柯南说自己喜欢新一。 3,当柯南知道兰为了知道自己的情况曾到过博士家问过,喃喃地说道:兰…… 小兰:看!是洋子!这么快就振作起来了,真是坚强! 柯南心想:(不……小兰……她只是拼命隐藏起心中的哀伤,以求得歌迷的支持……这就是做偶像的悲哀……)(突然,小兰的眼泪落在柯南的手上)咦? 小兰:可是我就不行了……我没有她那么坚强 柯南:姐姐? 小兰:新一才不见了几天,我就担心得晚上睡不着……我真的很没用…… 柯南:唔…… 小兰:真的…… 小兰:喂,毛利侦探事务所…… 新一:小兰,是我,知道吗? 小兰:新……新一…… 新一:我想你会不会担心我担心得哭了,所以打电话看看。 小兰:臭……臭屁!谁会为你哭啊?!新一,你现在在哪? 新一:我被托付一个麻烦的事件,暂时大概解决不了…… 小兰:事件? 新一:恩,别担心……事件解决后,我马上就回去。 新一心想:(对不起,小兰,现在只能用变声机跟你说话……等我恢复原来状况,不再是小孩的声音时……到那时,再讲给你听……用我真正的声音告诉你我内心的想法……) 6,兰参加情人节派队,柯南吃醋;柯南问兰做的巧克力是不是送给新一的,兰否认,柯南吃醋决定查出巧克力的下落;若松想吻兰却误吻了柯南(搞笑),柯南很生气地说:“不准你靠近兰姐姐。”这一集中柯南喝了n斤醋。 10,良子告诉兰自己是新一的女朋友,兰吃醋到整张脸都红了。在这一集最后柯南扮成新一对误会自己的兰说:不要哭了,如果是我让你伤心难过的话,我也会很难过的。 23,夏江问兰有没有喜欢的人,兰告诉她“他不但头脑好,足球也踢得很棒,长的很帅,而且很靠得住哦”,夸得柯南脸都红了,然后小五郎说:你脸红个什么劲呀?把柯南说得好尴尬。 28,柯南和兰一起洗澡,脸红了,还流鼻血。(新一这个大色狼……) 33,当柯南知道兰穿得这么漂亮和新一约会心里可真是乐开了花,突然觉醒自己就是新一,狂着急,狂吃醋,后来自嘲地说:我干嘛,兰要和谁约会关我什么事?后来却仍屁颠屁颠得跟踪兰。真是个醋坛子! 35,太田约兰雨中散步,柯南再次吃醋:臭小子(太田)!!柯南跟踪出来,生气地看着太田。后来歹徒多次攻击兰,柯南奋不顾身的救兰。晚上睡觉时,兰因为害怕睡到柯南旁边,柯南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兰,脸红了,都没办法思考那件案子了。(定力不足的家伙……) 40,当柯南知道兰一个人在屋里可能有危险,非常着急得从外面跑回屋里,兰差点溺死了,不过幸好没事,柯南:吓死我了!(真是很在乎兰啊!) 44,他放弃去美国与父母同住,回来的原因除了自己的事自己做外,就是因为小兰,而且我相信,这才是主要原因。 49,服部说兰是“工藤的女人”。 50,兰看到了新一热泪盈眶,嗔怪地说:新一,你跑到哪里去了?你知道我有多为你的事担心。新一安慰她说:傻瓜,你哭什么?兰,你先等一下,放心吧,马上就结束了。当新一处理完案件又要变回柯南时,他:拜托不要那么快变回去,让我对小兰,让我用我的声音亲口对她说,对她说一句话也好。拜托!! 70,前田聪约兰到天台去,柯南再次吃醋,夹在他俩中间。 兰:哇,星空好美啊! 前田:再美也没有你美。 兰:啊? 柯南夹在中间破坏兴致:哇,晚上的大海好黑哦,好可怕哦!兰姐姐,我们回去吧。 (一个17岁的高中生侦探吃醋吃到这份上,说出这种话,我真佩服他!) 79,基德骗柯南说自己偷了兰的礼服,亏柯南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,居然信以为真,连基德这个小偷都不抓了,去给小兰送礼服,可见他很在乎兰啊! 95,当柯南听到兰尖叫时,担心的不得了,奋不顾身的跑到兰所在的地方。(这个情节出现了n多次,下面就不说了,但是73老师也真是的,老师让兰遇到危险,让柯南&新一狂着急,好像扯远了,不好意思) 106,兰以为麻美是新一的初恋情人很难过,有点吃醋。 107,兰要去救麻美(兰真是个天使,连自己的情敌都毫不犹豫地救她,真得好喜欢她,又扯远了),柯南把安全帽给了她,自己却没有带,然后与兰一起冲进火场去就学姐,因为柯南不想让兰受到一点伤害啊。 麻美告诉兰和园子,当时自己向新一表白时,新一说:学姐,很抱歉,其实,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虽然她个性很强,又很任性,动不动就会掉眼泪……但是,我还是很喜欢她…… (不用我说,大家也知道新一说的是谁吧!) 125,当沼瑞己一郎拿着刀刺向兰时,柯南想也没想就挡在兰的面前,要不是服部给他的护身符,他早就上西天了。 后面的集数就搞不清楚了,大家将就着看吧。 园子、兰参加魔术爱好者的网友聚会,当柯南知道那儿有危险,就回去找兰,可是通往别墅的吊桥已经烧了起来,他拼死冲过那座燃烧着的马上就要坍塌的吊桥,最后昏倒在雪地里,昏迷前嘴里还念叨着:“快逃,快离开这里,这里很危险,兰姐姐。” 变小的他用新一的名破案,害的兰在冰天雪地等了三小时,他又何尝不是在暗处陪她等了三小时呢? 《危命的复活》兰看到柯南(那时她已猜到柯南就是新一)受伤,想都没想就输了400cc血给他,而且非常担心。 柯南为了能以新一的身份与小兰重逢,不顾哀的“警告”吃下了那个试验品——那个药可能会要了他的命——他不怕会因没背台词而演不好,不怕台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,他扮成了黑衣骑士,为着这终于得到的短暂“重逢”时刻,深情的拥抱住小兰;情知自己又要变小,他痛苦而无助的抓着洗手间的墙:她还在等我……他又变成了柯南,那种无奈那种痛苦用柯南的声音说出真正心里的那句话: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回来的,即使是死也会回来的,所以,请你无论如何都要等他.多么深刻的爱啊,就算是用柯南的样子和声音,也能感受到新一对兰的那份情感,对她许下的坚定诺言. 《陷入网中的谜团》,元太问柯南比较喜欢刚才的哪一个大姐姐,柯南说比起他们两个他还是比较喜欢后面穿蓝色条纹泳装的姐姐,后来发现原来那个人就是兰,这不就说明柯南比较喜欢兰那种类型吗? 《大阪的三个K事件中》,兰向新一最喜欢的足球运动员要来了签名球衣准备送给新一,柯南很感动,脸红了:她居然记得,我是卡提斯的球迷。 《松江玉造连句十四次比赛》,小五郎、兰、柯南一起去松江,行程由柯南安排。他们在宾馆里因为小五郎说错了当地流传的对子而认识了几个朋友.晚上吃饭时,大家问起小五郎的行程后极力推荐当地的寺庙据说能测姻缘,因为大家都能看出兰有心上人,兰和柯南(也就是新一啦)两人都低下头脸红起来.(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)第二天,兰兴致勃勃的去测姻缘,柯南看着兰期待又紧张的背影,皱着眉默默的在兰身后坐下,这时柯南又回到了新一的样子,(大帅哥再次难得"回乡过年",真是帅到无话可说啊!)忧郁的脸在心里说:所以我才不想让她来这里,兰,我不知道菩萨是怎么说的,但是我......新一没有说下去,但是白痴都能知道新一接下去想说的话,当然这只是暂时的画面切换,新一当然还是柯南的样子,看着跑到自己身边的兰,开口想问测的姻缘结果如何,但是却没说出口.(真是够能折磨人的)但是,很明显就有暗示彼此的情感,其一,新一不想让兰难过,所以没有计划去寺庙,这就证明兰在新一心中的地位,新一无时无刻都考虑着兰的感受.其二,新一对兰有那么深刻的爱意,他担心兰会难过,他无奈自己什么都不能说,就算那句话没有说出口,也是尽在不言中.而兰其实也是一样的,她来寺庙就是怀着对新一真挚的爱和无限的期盼. 《爱与决断的破碎》,兰被绑架,柯南急得团团转,放弃了少年侦探队参加的网球比赛(好像有点重色轻友)。 《情人节的真相》,情人节时,兰看着没法送出去的巧克力哭了,而一旁的柯南也很难受:看着心爱的人哭泣,却不能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安慰他,真得很痛苦啊。兰哭累了,睡着了,乘兰睡觉时柯南给她披上外套,吃了桌上的巧克力,后来发来了问候的短消息。 《犯罪的纪念品》(《情人节的真相》后一集),柯南打电话回家一直没人听,可是今天小五郎和兰都应该在家里呀。 灰原:担心的不行,对那么重要的她,但是回去以后你的真实身份、组织的事还是绝对不能泄露的,虽然我知道你作为男生收到巧克力总是会有点动摇的。 柯南:笨蛋,没什么动摇,我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跟她说。 灰原:啊? 博士:喂,新一,你不是收了巧克力了吗? 柯南:啊,是啊…… 博士:那你怎么会……? 柯南很惆怅地说:会更想见面……跟她说了什么的话,她不是会比现在更想见我吗?因为一句“等我”,而苦无止境的久久守候那个人,而他却连身影也无法出现,我不想再看见她伤心得泪了,即使……她心中再也没有我。呵呵,像小孩子一样很好笑吧。 柯南解决了案子,打电话回家一直没人接,柯南想起之前,高木说过有人似乎在调查毛利,他心里一直想着:兰!兰!柯南回到家里,看见没人在家很担心:难道……被那个人……? 后来才知道原来兰出去买东西了,看把柯南吓得…… 《急忙掩饰的忽略》,兰给新一发短信,结尾用了“XXX”,而后来苦艾酒又说过:An X means a kiss. 在《工藤新一NY事件》中,也都能体会到兰在那时才发觉自己喜欢上新一,那一次是多么感人啊! 兰为了救罗斯胳膊擦伤了,新一连忙找创可贴。 兰的发烧已经好了,新一还是不放心的用两只手分别测着两人的体温。 还有有希子的那句:Could be my daughter in law(有可能成为我的儿媳妇)(指着兰说的) 《黑暗中的死角》,这一集里柯南吃醋吃得可厉害了,在此列一份柯南吃醋清单。 1、柯南用新一的声音打电话给兰,可是与兰没聊几句,兰就匆忙挂了电话。柯南回到事务所后,看到兰高高兴兴地出去,心里开始疑神疑鬼。 2、小五郎开玩笑地说要将兰嫁给新出,柯南赶紧非常不安地看兰的反应,可没想到兰正看着新出,眼睛一眨都不眨。“兰!”柯南忍不住叫道。可是,兰根本没听到,而是看着新出陷入了某种遐想状态。“姐姐。”他又叫了一句,可兰还是没有丝毫反应,柯南几乎是难过得像跳楼。 3、后来停电了,电来以后,兰居然紧紧抓着新出的胳膊。“啊?”柯南叫了一声,心想:他们这么快就……兰看自己抓住了新出医生,赶忙道歉,说刚才太黑了,她把新出医生当成了小五郎。智明说没关系,柯南就想得了便宜还卖乖,他实在看不下去了,只好走出了餐厅。 4、后来要证明停电时,个人的不在场证明,兰帮新出医生作证,停电时她一直抓着他的胳膊。“真得是一直吗?”柯南一直以为,当时第二次断电,兰才会弄错的。可她现在说一直是这样,那就很难让人相信是弄错了。“嗯……”兰脸红地点了点头。“为什么?”柯南这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还以为自己是新一呢。(哎,没办法,又吃醋了。) 5、目暮警官问新出下午去哪儿了。新出告诉他是去帝丹高中当篮球教练,还说兰可以作证。柯南惊呆了,原来兰不是去练空手道,而是……这不是很明白了吗?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柯南真想不如去死掉算了。 6、有一个人受伤,新出医生要和护士区帮受伤的人包扎,可护士要留下来做笔录,兰自告奋勇去帮助新出医生。这下又该柯南痛苦了,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吗,这分明是想和他呆在一起嘛。完蛋了,看来兰真得喜欢上他了。“等一下,我也要去。”不行,不能让他们单独在一起,这是一场战争,自己一定不能输掉,柯南暗中对自己说。可他没走两步就被小五郎抓了回来。哎,没办法,谁让他现在是小孩子呢,做孩子可真吃亏呀,他想。 7、新出看兰包扎的手法很熟练,忍不住夸赞她。“是啊!”兰说,“小时候有一个经常受伤的调皮鬼,所常包嘛。”(不用说,大家也知道这个调皮鬼是谁吧)说起小时候的事,兰有些分神,剪绷带的剪刀剪到了自己的手。听到他的尖叫声,智明就抓起她的手,察看伤口。兰有些脸红。柯南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可以上楼看看情况。他就在这时推门而入,一眼就看到智明拉着兰的手,柯南的情绪低到极点。 8、后来柯南开始想发生的谋杀案,可是由于脑子里老是想着兰和新出医生的事,都不能正常推理了。 9、大家在休息的时候,兰坐在新出的对面,双眼很特别地盯着他,似乎很为他所受的不幸难过以及替他此刻的心情不安。“兰姐姐。”柯南非常不安地叫了一声。 10、小五郎和柯南离开新出家时,发现兰没跟上来。小五郎和柯南一起返回找兰,刚走进走廊,就看到了他们。柯南差点就惊叫出声,因为及时将嘴捂住了,才没有生引发出来。难道它是准备向她求婚?她绝望地想。原来智明说的根本不是这件事,柯南的心情稍微放松一点,却又听到兰说:“不好意思这时候说,如、如果可以的话……”天啦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红得简直就像一只大苹果。晚了,难道她刚才真的期待着他,现在,准备主动向他表白?后来才知道兰原来想向新出医生借他的手工毛衣(因为新出医生毛衣的花样很好看,兰想织一件给新一),哎,幸好是虚惊一场。 后来,柯南穿着兰织给他的毛衣(虽然有点大),心里温暖到了极点。 《本厅刑事恋爱物语4》结尾柯南的独白说明这小子把自己和兰看成了一对。 《夕阳染红的女儿节人偶》,柯南很温馨的回忆了小时候和兰一起摆人偶的事。 《疑惑的咖喱饭》,柯南因为不能发声,只能做手势,大家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只有兰都猜对了意思,又是一次心有灵犀一点通呢。还有最后柯南对兰带有歉意的手势: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 《无声的证据》结尾有一段对话 小兰:喂,柯南……人是不是都会变呢…… 柯南:咦? 小兰:分开以后,要维持不变的心……真的是很辛苦……只是一直呆呆地等着 柯南:放心啦,新一哥哥他……一定永远是小兰姐姐想的那个样子!所以你根本不必担心…… 小兰有些哽咽,泪在眼眶中打转:要是柯南你是新一的话……那就好了。我真傻!到底在说什么啊…… 柯南心想:(小兰,不是的……我……其实我……不行!不能说出来……在他们的真实身份还没暴露出来……以及消灭他们之前……我的事绝对……) 另外,当小兰和柯南在电话亭前见到秀一时,柯南将自己幼小的胳膊抬起,挡在小兰的身前。这小小的细节毫无保留地流露出新一时时刻刻都想着要保护小兰,那个最容易受到伤害、世上自己最珍惜最爱的人。《震动警示厅的1200万人质事件》,柯南在拆炸弹,他知道炸弹有可能装在帝丹高中(兰在那儿),他对高木警官说:那儿很可能有一个我生命中最珍贵,最不愿意她死得很重要的人。 当他猜出另一个炸弹被装在帝丹高中,他非常着急得在心中默念:快逃,兰,快逃啊,兰!而兰居然感受到了新一,两人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。 《友情和杀意的关门海峡》出现了一个建筑叫恋人碑,在关门海峡的两岸,据说如果一对恋人分别把手放在两岸的恋人碑上,这对两人就会永远在一起,兰想起了新一,把手放在了恋人碑上,但她不知道在对岸,柯南也把手放在了恋人碑上。 《蜘蛛仙的阴谋》,当柯南和平次知道那个外国人带兰和和叶去的地方有危险,平次和柯南里马跑下楼要去通知她们,不过电话有人在用,两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 《孤岛的公文与龙宫城》,只不过有两个陌生人来和兰、和叶搭讪,柯南和平次就狂吃醋 《怪盗基德惊异的空中步行》,基德指责柯南没有梦想,后来柯南看到了来找自己的兰,在心中默默地说:其实我也有我自己的梦想…… 228-229集《暗藏杀机的陶艺室》 柯南之所以跟踪兰和园子的原因就是……不用我说了吧。不过园子那句:新一派柯南来看看兰有没有搞外遇,简直是太有意思了! 兰准备送给新一的那个杯子,杯体上虽然写的是大笨蛋推理之介,但是我想那只是兰因为少女的羞涩之心写上去做掩饰的,毕竟她最好的朋友是一个很八婆的女人,真正她想说的话在杯底——我会一直等你,这句话表明了毛利兰对工藤新一的真心,柯南看到后也显得格外的高兴,我觉得这很好的说明了新一心里的感情所属。 《便利商店的陷阱》,兰遇到问题想到了新一,柯南居然感觉到了,又是一次超强的心电感应。新一因此不放心,打了个电话给兰。听到兰很伤心的声调,新一很着急,看这一集感觉好温馨。 《小小的委托人》,柯南默默在心里想:就是因为这样两人就永远失去了获得幸福的机会,我和兰这样的情况,我是不会让它成为未完成的。绝对! 后来那个童星要兰抱一下自己确定一下那颗痣的位置,柯南又狂吃醋。(唉!无语……我特崇拜柯南,吃醋功夫一等一,不过每天吃那么多醋,不知是否对胃不好呢?担心ing……) 361-362集《帝丹高中学校怪谈》 新一知道兰最怕鬼怪之类的东西,而下个星期兰马上要做值日时却碰到帝丹高中四处传出闹鬼的事(个人觉得铃木园子在里面大肆炒作才会出现的),新一为了消除兰的心魔去了帝丹高中,却让自己增加了一些多余的烦恼(这个可能有点牵强,但是我想身为一个侦探肯定不会相信所谓的闹鬼一说,一般情况下他实在没必要跑去那里) 《恋人是春天的幻影》,我觉得整个一集里都充满着淡淡的感动,有柯兰之间的,也有佐知子和她恋人之间的。还有一点值得说一下,那就是最后柯南安慰兰说新一哥哥很快就会回来,而兰后来的反应也是满搞笑的,总之可以看出新兰之间的情意。 376集《限时十五点》 这集比较好的体现了新一为保护毛利兰而奋不顾身的样子,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... 各位谈过恋爱的哀迷可以想想... 381-382《谁的推理秀》 这集虽然表面上说的是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的打赌,但是新一看到兰也很想去歌剧院,也暗示服部平次故意输掉这次推理比赛。让自己喜欢的人赢,让他高兴一点,是所有恋爱的人都做过的事吧? 400《心存疑惑的兰》 新一:喂,喂,小兰?你有没有在听啊? 小兰:对、对不起啊……好象我又搞错了……不过真好……很久没听到新一罗嗦的抱怨了……因为就算想听……我这里也没有办法……啊……你别误会啊,我没有别的意思…… 新一:傻瓜,你自己可能啊……你的手机屏幕! 小兰:啊?这、这是……新一的电话号码?!没关系吗?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……说不定我会在不方便的时候打电话过来呢? 新一:没关系啦……虽然我很忙,可能基本上都会设定成录音电话……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事……不通过语言是无法表达的…… 小兰:恩……没错 新一心想:虽然把电话号码告诉你是有些危险……这种危险……也不坏不是吗? 剧场版 计时引爆摩天楼 兰问新一喜欢红色还是绿色,新一说喜欢红色,兰很高兴:我就猜你喜欢红色。新一心想:因为红色是你喜欢的颜色嘛。(看不出新一还挺细心的……) 新一与兰虽然一门之隔,隔得了视线,隔不了他们之间悠悠的情愫,兰在拆炸弹,如果兰真的躲不过的话,新一也会陪着兰:不能同生就同死。 第十四个目标 大家逃出水面时,柯南第一个发现兰不见了,他潜下水去救兰,自己也被车子卡住了,兰用最后一口气在水中给柯南做了人工呼吸,在这次中,两人都差点淹死。 后来歹徒劫持了兰,要柯南把手枪给他,柯南拿起了枪,想起了当年的小五郎,原来叔叔开枪射阿姨,是因为……柯南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他把枪对准了歹徒。“砰!”子弹射出了,打中了兰的腿。(新一是故意射兰的,因为腿受伤的人质对犯人来说是个拖累,他想救兰。)这一枪虽然打在兰身上,我想同时也打在了新一心上,为了救自己心爱的人,而向她开枪,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。 世纪末的魔术师 犯人想杀兰,被柯南发现,他奋不顾身的扑向兰,子弹打在他们旁边,要是犯人再打准一点,新一的小命就没了。 兰基本已确定柯南就是新一,流着泪问柯南:你和新一是不同的人,对不对?告诉我,对不对? 要不是基德的解围,看着心爱的人这么伤心,柯南一定会将所有的事告诉兰。 瞳孔中的暗杀者 兰失忆了,凶手把兰推下铁轨,而一辆地铁正向这儿驶来,兰吓呆了,柯南想都没想立刻跳下月台,把兰拖出轨道,柯南为了救兰真得可以连命都不要啊。(一个人的潜意识最能反映这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) 兰问柯南新一是个怎样的人,柯南愣了一下,镇重地说道:我想他应该是一个把你放在第一位,又不知道怎样用语言来表达的人吧。(这算是一种非正式的表白吗?) 凶手要追杀兰,柯南拼命保护兰,失忆的兰问柯南为何拼命保护自己,柯南&新一说:我喜欢你,我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!(这一次是正式的表白了吧) 朝向天国的倒数计时 兰抱着柯南要跳下去以逃离建筑,柯南问她怕不怕。 兰:我当然怕了,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,不过现在有你在我身边,况且新一也说过要我等他回来,我一定要活着等他回来。 新一&柯南很震撼:没问题的,我非常了解你现在的心情。 贝克街的亡灵 兰想起了新一说过的话:如果能够确实得让你毁灭,为了公众的利益,我很乐意接受死亡。 接着她决定为了救所有人而跳下火车:来生再见了,柯南! 柯南:难道说…… 兰:对不起,不能陪你到最后…… 柯南:不要,兰…… 兰跳下火车,脸上依然带着凄美的笑容:因为我相信你,柯南。 当柯南看到兰跳下火车整个人都好象要崩溃了,因为镜片反光,我看不清他的表情,应该是很伤心的吧。他都没有办法继续玩这场以生命作为代价的游戏了。 迷宫的十字路口 看了这一集才知道,原来新一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兰了。 两人终于见面了,兰看到新一满头大汗,轻轻的为他擦着额头,新一用麻醉枪让兰睡着了:对不起,兰,我现在还是不能跟你…… 最后还有一个由搞笑又温馨的事,柯南不想让兰这么难过,故意把一罐饮料喷得自己满脸都是。 银翼的奇术师 基德假扮的新一与兰约会,柯南担心兰的安危,也吃了很多醋;兰向新一表白,柯南的样子好可爱呢。 水平线上的阴谋 兰被困在即将被海浪吞没的船舱中渐渐失去意识,这时她想起很多年前自己也像现在一样被困住、非常害怕的时候,那时的新一却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她。“你会找到我的吧,新一!”兰静静地想着。与此同时,柯南也在尽全力寻找兰,看到柯南在甲板上奔跑的执著的身影和他坚定的话:“我一定会找到你的!”就凭着这种坚定和执著,使得兰再一次脱险。还有柯南在解决案件后依然缠绕在心里的烦躁不安,因为兰正面临着危险,柯南收回了就要踏上救生艇的那一步,轻轻地问道:“兰,兰姐姐呢?”这才得知兰还未脱险。新一和兰心灵之间的默契再一次感动了我。